当前位置:首页 > 虚构写作

虚构写作

教师博客

友情链接

小说

杀心

作者:胡海宸 日期:2017-03-24 08:58:56 点击量:154

    “爸,吃饭了。”六点一过,李家媳妇照例喊公公吃饭。

老爷子今年六十五岁,身子虽说还硬朗,半年前老伴过世时突然患上了痴呆。人人都说李家媳妇好,丈夫死了快十年,不仅没改嫁,还照顾公婆,把十七岁的女儿教得懂事有礼。

“爸?”过了快十分钟,仍不见动静,于是百合对女儿说,“你去看看爷爷。”

“妈,你忘了爷爷怕我呀?”女儿翔子一边帮忙摆筷子一边面无表情地说道。

半年前,爷爷最亲近的就是翔子,“翔子”这名字也是爷爷在书上精挑细选来的,一开始孩子她爸坚决不同意,说像日本人的名字。爷爷他偏爱这名字,说,“翔子好啊,健康多子,多福!日本人怎么不好了?日本女人温柔娴淑,会茶道会插花,礼数周到。”虽然夫妻俩反驳不是所有日本女人都会茶道插花,老爷子仍不改心意,说什么不用这名字就不认孙女。后来实在拗不过,只好叫了翔子。爷爷痴呆后,最怕的就是翔子,一见着翔子的面就四处逃窜,说什么蛇蝎索命之类不着边际的话。后来翔子干脆避开爷爷,吃饭也是摆好桌后就端到自己的房间。虽说觉得对不住女儿,又怕不好生照顾着公公遭邻居嚼舌根,百合只好让女儿忍忍。

百合叹口气,走到公公房门前,敲敲门,“爸,吃饭啦。”

还是没有动静。

不会睡着了吧?可是平常不会在这个时间睡觉啊?

“爸,我进来了。”

百合推开门——

“呕——”

“妈?!”翔子在楼下察觉了异样。

百合只觉得头晕目眩,扶住门框才勉强支撑自己没有倒下。

“翔子,报警!”百合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你是报案人李翔子对吧?”百合坐在客厅沙发上,目光呆滞,她不知道距离报案过了多久。对她来说,这辈子好像都在这段时间里耗尽了。

“对,请进。请坐。”翔子将警察引导到沙发上。

真亏翔子能保持冷静啊。也是,毕竟她没有亲眼看见。

“这是你母亲吧?”百合打量着这名说话警察。这应该是电视上说的什么“一科”还什么的专门调查谋杀案的吧。虽然看起来不像电视上那么魁梧,还是能透过他的语气感受到警察的威严的。他眼睛很小,百合向来不喜欢记人名——平常邻里也是只用“高先生”、“陆太太”、“王家的女儿”等称呼,就暂且叫他“小眼睛”吧。

“是。”

“第一发现人是哪位?”“小眼睛”眯了眯眼,旁边的另外一名刑警上上下下打量着李家。

李家是租户,三室一厅一卫。总面积大约只有100平方米,一家三口靠百合一人的收入加上公公的退休金过活。

“是我妈妈,罗百合,罗生门的罗,百合花的百合。”翔子吐字清晰,那名负责记录的刑警也不断往本子上写着。

“罗女士,你能描述一下当时案发现场的情况吗?”

百合一想起当时的情景就想吐,翔子见状赶紧给妈妈倒了杯白开水,这才想起来忘记给刑警倒茶,急忙准备起来。

一打开门就闻到一股恶臭,虽然公公痴呆后也几次大小便失禁,但这次不是因为这个。公公舌头外伸,眼珠就像要弹出来了一样。不用确认也知道,公公一定是被什么人掐死了。

警察在房里忙进忙出。

“犯案工具是钓鱼线,死者是被钓鱼线勒死的。您家有钓鱼竿一类的东西吗?”另一名刑警比“小眼睛”有礼貌,就叫他“有礼貌”好了。

“钓鱼线?可是公公从不钓鱼。我们家更不可能有那种东西了。”

“钓鱼线被回收了,在我们来之前您没动过事发现场吧?”

“没有。在门口看了都心惊胆战,怎么敢进去。”百合想到当时的情形,咬唇摇摇头。

 

“哟,这不是李家媳妇吗?”隔壁的高太太老远冲百合打招呼,她那肥胖的身材不一会儿就晃到了百合跟前。

“你们家老爷子那事,调查得怎么样了?”高太太是出了名的八卦饶舌,百合一向是能躲就躲,这回看来是躲不开了。

百合咬咬唇,没有说话。

“哎呀,这下你也轻松了,照顾痴呆老人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啊!”高太太不是为了缓解尴尬气氛才没等百合接话,只是自己想到一茬说一茬,“我听说,有些老人啊,甚至把屎往身上抹呐!还有吃的,啧啧啧。”高太太皱起眉头,又毫不掩饰地等着百合地反应。

百合皱了皱眉,“我公公倒没那么严重,只是谁都不认得了,而且跟小孩似的,见了玩具高兴,还......”想到差点说出女儿当魔女的事,百合马上住了口,指不定这女人会跑到别处胡说呢。

高太太的手机也很识趣地响了起来,百合也趁她口水星子乱飞的时候赶紧道个别走掉。

 

到底是为什么没有改嫁呢?又是为什么一个人担起抚养公婆的重担呢?其实公公婆婆的退休金供他们两个人用还算充裕的。为了让邻里不说三道四,树立自己“好媳妇”的形象?虽然用自己的收入撑起这小小的家,还是摆脱不了陈腐的观念啊。女权主义者大概觉得我可悲吧?可就算批评,也没办法,我就是这样一个勇敢而懦弱的女人。

现在,翔子的幸福,才是我最大的幸福。虽然从来没跟翔子商量过改嫁之类的事,丈夫死的时候翔子也不小了,若是改嫁,就算继父和翔子关系再好,难免会有隔膜。若是因为自己的幸福让翔子蒙受不幸,那还不如死了算了。抱着这样的信念,百合拒绝了所有追求者。

说实话,抚养两个正常老人,后来是一个,并不是什么累人的事情,可是公公痴呆后,日子就不太好过了。百合在打印店上班,工资不多,勉强能让一家三口吃饱穿暖,加上公公的退休金,也不能说是贫困家庭。但公公一病就病得不清。如果是坐着发呆不动弹倒还好,可偏偏公公跟得了多动症似的,在家里上蹿下跳。一见到女儿,还用手指指着翔子,而后抱头尖叫:“魔女啊,蛇蝎索命啦!我要死掉啦!百合救我!救我!”再然后就是蹲下大哭。邻居已经抱怨了多次公公的噪声,但百合也无计可施,只好让翔子远离爷爷的视线。这也不算太坏,把公公锁在家里去上班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可后来有一次,公公撞开了门,自己跑了出去。问了医生,没一个能明白为什么老爷子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而且被发现时,公公已经走出去近15公里。据警察说,拽都差点没拽住,走路速度不跑着根本追不上。一查,说是“徘徊症”。家里没钱请人照顾,百合又不能辞了工作照顾公公,急得焦头烂额。

“送到养老院或者精神病院吧还是。”翔子一边帮忙洗碗一边对查着“徘徊症”的百合说着。

“不行,万一爷爷在里面过的不好怎么办?”百合马上拒绝。

“如果他死了就好了,妈就不用受苦了。”翔子若无其事地说。

百合没有怒斥翔子,反而陷入深深的思考。

是啊,他死了多好。自己和翔子两个人,搬到更小的房子里去,租房时候,本来想自己跟翔子同住一间房的,公公坚持要翔子有自己的房间,开销就更大了一些。搬到更小的房子里之后,省下的钱给翔子买好看的衣服,昨天在百货商店橱柜里看见的米白色毛衣,翔子穿上一定很好看,可是价格实在太高,就算咬咬牙也冲动不得。

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一定要善始善终啊。

“翔子,不能有这种想法,知道没有!”虽然应该要用斥责的语气的,百合却像为了说服自己那样,有气无力的。

 

“死亡推测时间是11月19日上午6点到8点,也就是发现尸体的那天早上,请问您当时在干什么?有没有跟什么人一起?”

不在场证明啊。

“我的上班时间是7点,店里的人都可以证明。”

6点,翔子当时已经出门去上学了,应该不会被怀疑到。

 

打开门的时候,一股恶臭袭来,再就映入眼帘的公公那张狰狞的脸。忍住想吐的冲动,让翔子报警后,百合想去开窗通风,走到一半定住了,开窗算破坏现场吗?还是不要开,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什么?

百合往外走的时候看见墙上贴了一张纸,刚才因为单注意公公了,这下往外走的时候正对着墙才看清楚。

“去死吧!!!”纸条上是手写的字。

百合只感到全身血液都在倒流。

是翔子的字。

是翔子。

百合差点晕了过去。

翔子,我的傻孩子,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难道,不会吧?

想起前两天的对话,翔子这孩子,不会是为了减轻我的负担,才干出这种傻事吧?

不管是为了什么,我一定要保护翔子。如果,如果警察查出来了,我就顶替翔子赎罪!不应该这么快叫翔子报警的,那孩子肯定以为我要把她交出去了。都说单亲家庭的孩子会更没安全感。

对了,翔子,我的翔子,你千万别再做傻事!

百合扯下墙上的纸条赶紧冲下楼。

还好,翔子还在打报警电话。

“妈!”刚挂电话,翔子就噙着泪。

“翔子,你没说是你吧?”百合一把抱住翔子。

“我就说爷爷死了,还有名字地址。其他的,我想当面说。”

“傻瓜!不准说,我不准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钓鱼线。”翔子突然冒出一句。

“什么钓鱼线?”

“我5点起床,把钓鱼线绕在他脖子上,从窗户抛下,去上学的时候拉在手里绑在林圆圆家车的把手上,今天她爸爸说送我们上学。不过,他竟然真的就那么死了。我还很怕线会在掐死他之前断掉。还好他痴呆了,估计没怎么挣扎就死了。”

“说什么‘还好’,你可是杀了人啊!”百合突然大吼。

翔子吓得把脖子一缩。

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百合赶紧上楼,忍着恶臭检查了公公的脖颈,果然还留着钓鱼线,不是完整的一整根,估计路上因为距离长拉断了。百合赶紧回收了“证据”,冲下了马桶。

 

背后传来转动门把的声音。

又是挑了妈妈不在家的日子。

翔子听见自己胸腔里剧烈的声音。

恶心。

人渣。

“翔子。”爷爷站在门口。

 

妈妈和奶奶出门买菜了,背部传来转开门把的声音。

“翔子。”爷爷在门口呼唤。

爷爷又带什么来了吗?十三岁的翔子正沉迷于《海贼王》的世界中。

上次好像是跟爷爷讲过想要cosplay的套装来着。

翔子开心地转过头,正碰上爷爷锁上了房间的门。

爷爷为什么要锁门呢?

肯定是给我带cosplay的衣服了吧!怕妈妈突然回来会骂之类的。

翔子兴冲冲地蹦跳到爷爷跟前,却狐疑地发现爷爷手里什么都没有。

“翔子,爷爷来跟你玩个游戏好不好?”还没等翔子开口问出疑惑,爷爷就先开口了。

翔子的疑惑不但没有解开,反而加深了。

没等翔子回答,爷爷就按住翔子的肩膀,把她推到她的小床上。

......

“翔子是个好孩子,所以不会告诉妈妈的对不对?”爷爷一边系裤腰带,一边对着流泪的翔子说着。

翔子没有回答。

“如果你告诉妈妈的话,这件事一传出去,邻居们都会觉得是妈妈没教好你,你勾引了爷爷。妈妈肯定觉得脸上无光,可能会去寻死的。到时候,大家都说你是个脏女人,还克父母,就没人会收留你了,你就只能去大街上乞讨了!”爷爷分明是劝说的话,听起来更像威胁。

从那之后,爷爷每周都会来两三次翔子的房间,每次都是妈妈不在的时候。

起初是对爷爷那番话感到害怕,后来是麻木到连反抗都不会了。

我的人生就这样了吧。

为什么没想到去死呢?

妈妈会伤心的吧?

其实就是胆小吧?记得《他们说,我是幸运的》一书的作者在书里写道“让我死,我宁愿被强奸一千次”之类的话。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也,还不想死。

 

“仁雄,老太婆我对不起你啊!”半夜,翔子到客厅打算喝点水,却听见有人在客厅里咕哝着什么。“仁雄”是爸爸的名字。

是奶奶。

“糟老头子今天也去找翔子了呀!但是这也没办法不是?我已经是老太婆了,百合她每天上班很辛苦,那就只剩翔子了不是?你在下面呀,一定不要埋怨你老爸。再说了,翔子不也没说什么吗?她肯定也是愿意才这样做的。”

愿意?不要埋怨?

你怎么不去被人强奸试试?你怎么不试试那种恐惧?从十三岁开始?十三岁,大好的青春年华!十三岁,做梦的年龄!不是做噩梦,该是美梦!

翔子起了杀心。

正当翔子准备踱步掐死那臭老太婆的时候,百合从房间里出来了,翔子赶紧藏到墙后。

“妈,您咕哝什么呢?该吵着翔子睡觉了。”百合睡眼惺忪。

“我跟仁雄说话呢。”

“说些什么呢?”

“说保佑翔子学业进步,一家健健康康!”

哼,撒起谎来一点都不像个老太婆嘛。

不过这么一来,算是彻底洗清了百合的“嫌疑”。

不得不说,在听到奶奶的自白时,翔子还是捏了把汗,以为百合也知晓这件事。

今天先便宜了你,我一定要找个完美的方法不留痕迹地把你处理掉。翔子暗暗心想。

 

氰化钾遇酸生成氰化氢。

是个有用的情报。翔子抄录到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单词本上。

奶奶,不对,老太婆吃饭前有个习惯,想闻闻味道。

这可真是一个好机会呀。

   “奶奶,我给您做了虾仁,您尝尝。”趁着家里没人,翔子走进奶奶的房间。

她会不会突然就不闻味道了?还好有方案二,没事的。她会不会发现我的企图?

不要紧张,翔子。镇静,镇静。

杀了她,真的好吗?这可是奶奶啊,虽然并没有对我很好,这可是我的血亲啊!我真的,要动手吗?

做的时候一心一意只想着要把她毒死,现在反而犹豫起来了。

振作一点啊!翔子。

奶奶拿起筷子(上面涂了氰化钾)。

会蘸醋吗?还是说,会直接吃?

为了不让她吃氰化钾直接致死,康子也是费了一番苦心。听说吃氰化钾生不如死。

奶奶搁下筷子。

“翔子,你也太紧张了,毕竟你第一次做,难吃也是在所难免的。这是想给爷爷吃的吧?然后拿我做做实验?”

笑得那么开心?给爷爷做?翔子感觉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上西天吧你,见鬼了我会纠结。

翔子挤出一个笑容,“呀,被奶奶发现啦,真讨厌,那奶奶您快点尝尝看吧!”

很好,蘸了醋。大概是爸爸给你的最后仁慈吧。

已经在靠近不知道鼻子还是嘴巴了。

爷爷推门进来了。

偏偏在这种时候!

“老太婆!老太婆你怎么了?!”

翔子的计划却没有因为爷爷的出现而被打乱。

“别担心,你的大限也要到了。不过嘛,我会给你一份更痛苦的大礼包的。”翔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突然变得如此冷酷。

“魔鬼!魔鬼!啊——”爷爷尖叫着在屋里上蹿下跳。

翔子冷静地把案发现场处理完毕,垃圾还是得先埋好,过几天才能扔,不能留下证据。现场看起来跟心脏病突发没什么大区别,很好。翔子舒了口气。

氰化钾的量已经计算过了,不管吃还是用来跟混在醋里的硫酸反应都是足够的。为了加速反应,醋里的浓硫酸也花了一番心思。

 

“但是你是哪弄来的这些东西?”听着翔子讲述的百合突然插话。

“实验室。”

知道实验室不会弄到这些东西,是百合因为包庇罪入狱时候的事了。翔子究竟是从哪弄来的呢?虽然事后百合去探望翔子,打算问个究竟。却被告知翔子因为有重度自杀倾向,被转移到监狱医院去了。并且,不允许探监。

“大学的实验室是有的,但是氰化钾会被重重封锁。所以如果不是通过非法交易的话,很有可能是威逼利诱了管控藏氰化钾柜子的钥匙的老师,女性的话,大部分时候,是用肉体进行这种交易,但是也有以死相逼或者威胁老师的情况。因为事后并没有老师站出来说自己被威胁之类的,估计是第一种。”

“学究”这么对百合说。“学究”是百合入狱后认识的,她学识渊博,说话也有点文绉绉的,但是问她犯了什么事,她却从不开口。

百合心一沉,大概翔子不愿意让百合知道自己的女儿自愿失去贞操——并且目的是杀人——的事吧。

“不过你也别太消极了,因为这种钥匙一般不会由一个人保管,所以那个老师应该是通过不当手段获得了其它钥匙,所以也不敢声张吧!”学究安慰着百合。

虽然百合心里明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老师只要说是翔子威胁他去拿别的钥匙也就好办了。但是她真心希望真相如学究所讲。

 

从那以后,爷爷就痴呆了。

翔子看他这副样子,杀他也没什么用处,他这种精神状态不会知道自己以前干的好事的,报仇也就没了意义。

可是看着妈妈一天天为了工作和家那么辛苦,死老头还得了什么“徘徊症”,没人看着根本不行,妈妈又不舍得送他到养老院或者精神病院吃苦。翔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怎么办呢?

翔子想到了杀人。

肉体是折磨我和妈妈的肉体,心智是折磨妈妈的心智。

爸爸,再次帮助我吧!把我和妈妈从真正的魔鬼手中解放!

多年的委屈无助与愤怒。

出门前,把钓鱼线圈在他的脖子上。

昨天半夜也听见妈妈起床给他服安定的动静了,这时候绝对不会醒的。

从窗户扔下。

5:40,圆圆还要过个20分钟才会出门。翔子按照原先的计划把钓鱼线绑在车把手上,等在那一侧。

圆圆总是坐驾驶座后面那个位置的,不会有人发现那么细的钓鱼线的。

这次,翔子出乎意料的镇静。

在杀人方面,我也算个经验老道的人了?翔子心想。

今天,什么都会结束了。

车开动了。

 

上一篇:替罪羊
下一篇:温柔不过头点地

我要发帖

(已有0条评论,共0人点赞)
验证码看不清楚?换一张

评论区

未找到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