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虚构写作

虚构写作

教师博客

友情链接

小说

常餐得梦与露营

作者:戴恩 日期:2017-03-24 09:10:08 点击量:149

常餐得梦与露宿

“所有的时光都将湮没在时间的洪流中,如同落入雨中的泪水。”

 

Chapter 01

“我才不想回去呢……楼上那个新搬来的,天天搞装修,很吵。”童晓晓从前排座位的后兜里抽出了一本科普杂志,一边翻,一边轻声抱怨。过了一会儿,她慵懒地打了个呵欠。“我困了。”她说着,把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热烘烘的感觉传到我的身体里,仿佛身边靠了一只毛绒绒的小动物。

我低头,看到她的睫毛微微颤动,像一对扑腾的小扇子。

在海拔八千米的天空里,我转过头就能看到巨大的太阳,它正不动声色地沉到地平线下面去,把高空让给靛青色的云。日落时分,半边的天已经黑了,半边的天仍然亮着,亮出火一般热情的橘红色。飞机上的灯也亮起来了。空姐推着餐车,开始分发晚餐,轮到我和童晓晓的时候,我说:“两份牛肉饭,两杯可乐,谢谢。”

空姐那对好看的柳叶眉微微皱了起来,她迟疑了一会儿,把餐盒递给我:“祝您用餐愉快。”

童晓晓睡醒的时候,牛肉饭已经凉了。她很渴,把一杯可乐干脆地咕噜灌下去,喝完了可乐,她冲我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即便满脸的倦容,她仍然好看得要命,那双黑色的瞳孔折射着细碎的光芒,藏着童真的星星似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有着小女孩的眼睛。

 

Chapter 02

我第一次见到童晓晓的时候,才十三岁。每个天气晴朗的周末,我总是抱着洗衣篮子,跟着我妈去小草坪上晒洗好的被单——那是我童年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白色的被单晾晒在阳光下面,散发着淡淡的肥皂味道,暖风一吹,就让人有了睡意。我经常躺在草地上打盹,直到我爸来收晾晒好的被单,他一只手牵着我,一只手提着洗衣篮,父子二人就在夕阳的余晖下,顺着我妈做好的饭菜的香味,一路走回家。

晒被单的草坪旁边有个湖,湖水很浅,不打盹的时候,我就坐在湖边发呆。某一天,童晓晓从湖里游完泳爬上来的时候,头发湿漉漉的,她干脆把所有的头发都捋到耳朵后面,露出雪白的、饱满的额头。这个满脸都挂着水滴的小女孩从水里扑腾起来,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突然,她一把抓住了我的脚。

那时候我根本不懂欣赏美,也不知道她只是把我的脚当成了河边的石头。我被吓坏了。据我妈回忆,那时候我就像撞见了鬼一样地尖叫起来,还一脚把童晓晓踹回了湖里。

因着我那一脚,童晓晓的脑门在河岸上磕破了皮,还流了血。

那天童晓晓哭得很委屈。我也觉得很委屈。

我妈带着我去童家道歉,还买了一大堆零食给童晓晓,看得我眼馋得要命。童晓晓拿起一块德芙巧克力,炫耀地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剥开包装纸,夸张地吃掉,吃完还要做作地咂嘴。我只能在一旁干看着,生气,想发作,可看到她头上包着的纱布,又于心不忍了。

后来我才发现,童晓晓和我在一所学校。放学的路上,我和几个男生结伴去游戏房,却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声音清脆,很好辨认。

“哟,还是个女孩子啊?”同行的男生开始起哄、吹口哨。我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尚未开窍的年纪,尽管什么都不懂,但对于同龄的男生而言——和女孩子单独走在一起、和女孩子单独说话,都是会被视作另类的事情。“你是娘娘腔,还是在谈恋爱?”他们这么形容——多么孩子气的概括方式,让敏感的我如临大敌。

我始终都好面子。我没有理会童晓晓,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跟着男生们走掉了。

天知道她那时候有多愤怒——男生好面子,女生呢?

女生更可怕!

这场闹剧的结局是我爸拎着我的耳朵,愤怒地把我从游戏房拖回了家……

 

Chapter 03

广播里反复回荡着飞机即将落地的通知,请乘客们系好安全带,不要随意走动。

现在是看城市夜景的好机会,我把脸凑到窗户旁边——有不少乘客和我一样,经历了长途的飞行,对陆地上斑斓的灯光有着隐约的眷恋与向往。

夜晚降临,五彩斑斓的光照耀着整座城市,那是从无数道公路、无数辆汽车、无数个房间、无数座广告牌所散发出来的光芒。这些光芒温柔地把城市包围起来,温柔地把夜晚的喧嚣抛出去,扔在空气里,砸在每一个人的心上。我在空中,我看见城市亮得静谧,又亮得发狂,无数人就在这璀璨的灯光下,或狂欢,或躁动,或抑郁,或哭泣。

飞机落地的时候我轻轻捂住了童晓晓的耳朵,她总是耳鸣。

短暂的颠簸过后,飞机进入了滑道。有乘客开始站起来收拾行李,空姐走过去让他坐下,两个人起了小小的争执,但这声音很快被其他乘客的高谈阔论给淹没。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呀?”坐在我身后的小女孩细声细气地问。

“来了来了,马上就能见到爸爸了。”她的母亲说,语调欢快。

我和童晓晓对视了一眼。她把手塞进我的手里。

飞机上冷气开得很足,童晓晓的手是冷的,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就打了一个轻轻的喷嚏。

我掏出纸巾递过去,她顺从地接过,擤了擤鼻子。

接下来的路程,我一直牵着她的手,直到她的掌心有了热一些的温度。我没有说话,她也没有。我有心事忐忑不安,她缺乏睡眠精神不好。但我们的手还牵在一起。

送童晓晓回家之后,我站在她家楼下,看到她窗户里的灯亮了起来。我摸了摸裤兜,那里面装着一个有些硬的盒子,这一路它都硌着我的大腿,但我不敢拿出来。

在这座城市里,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和童晓晓住得很远很远。我在夜风中对着她的窗户发了一会儿呆之后才往家赶。很幸运地,我赶上了夜间最后一班地铁。

车厢里空空荡荡的,我拖着行李箱立在车门前,从玻璃的反光中,我看见不修边幅的自己。头发乱蓬蓬的,眼睛里都是血丝,黑眼圈在苍白的面颊上显得瞩目。衣服的领口也有点歪,我把它摆正,但很快,它又朝着另一边歪歪扭扭地垂下去了。

 

Chapter 04

童晓晓是从什么时候变得受人欢迎的呢?

学生时代的我,经常因为这个问题而感到困扰。

后来我终于发现,她一直都是受欢迎的,只是我明白得太晚。

当年对我吹口哨起哄的兄弟们,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他们知道我和童晓晓是“旧相识”,想尽办法让我帮他们送情书送花送小礼物。我一边有求必应,一边偷偷把他们的情书打开,详细地读上好几遍——除了肉麻的台词,还有一堆的错字。

童晓晓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全部扔进垃圾桶——当着我的面。

“你爸叫我帮你检查数学作业。”她总是冷冷地说,然后把手伸出来,“老师发下来的练习册呢?”

自从童晓晓的爸爸被调职,和我爸成了在一间办公室共事的朋友之后,我见童晓晓的次数越来越多。很多时候,我爸干脆把我扔到童家写作业,然后(我听童爸爸说的)他就带着我妈去舞厅跳舞了,在那个年代,舞厅是父母辈的潮流指向标。

童爸爸总是对我很好,每次我去他们家,他都拿出很多小点心来让我吃,可童晓晓就没那么好脾气了,她似乎一直记着我上次故意忽略她的事情,那一张漂亮的小脸上,永远是冷冷的表情。

我的成绩很差,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学渣。

好在童晓晓除了脸色冷一些以外,并不会说一些冷嘲热讽的话来进行人身攻击。对于我所犯的低级错误,她表现出的耐心比成年人还多。

童晓晓给我讲题目,一讲就讲到了高中。分科的时候,我们都填了理科——她是因为全科的成绩都好,选文选理根本无所谓。我是为了什么?明明我那么讨厌物理公式和化学实验,明明我的政史地成绩都还过得去啊。

管他呢……填都填了。

于是,我又能厚着脸皮去蹭童爸爸的小点心了。

 

Chapter 05

在包里摸索了一会儿,我找到了家门钥匙。

“我回来了。”我打开门,轻声说。

我原以为角落里会有猫叫声响起,然后那个小小软软的家伙会扑到我的腿上,但是没有。我抱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我的猫已经走丢了。去年的冬天,圣诞节,我出门买晚饭的时候忘了关门,我的猫走了,再也没回来过。

那段时间,我和童晓晓跑遍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冒着被城管责罚的危险,贴了很多很多张带照片的寻猫启事。照片上,我的猫有圆圆的脸,和一对深邃的大眼睛。

那真是难熬的一段时光。我辞了职,锁紧家门。我买来一箱又一箱的啤酒,喝到想吐。本着不能浪费的精神,我把啤酒兑着陈醋一起喝,感觉还不错。

童晓晓使劲地敲我的门,天啊,我都不知道她有那么大的力气,把门撞得砰砰直响。

然后呢,就像她从小就会做的那样,她冷着脸,教育了我半天。

直到我答应她不再喝酒,她才露出了一点点笑容。

“去吃火锅,好吗?”童晓晓问我。她拉着我的手,带我去了附近的一家火锅店。锅里的红油翻滚,热气氤氲,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坐在对面的童晓晓显得很模糊。

猫丢了,我没有哭。可那天我在火锅店掉了眼泪。童晓晓把一块土豆夹到我的碗里,催我快点吃。

“童晓晓,我们结婚好不好?”我突然问出这句话,没头没脑的。

童晓晓愣了一下。

“我们结婚好不好?”我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

那一瞬间她的眼神变得很柔软,“好,不过得等一年。”

生物医学博士童晓晓要去国外实习考察一年,她说,这个项目她盼了很多年。

 

Chapter 06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对感情不太敏感的人,木讷得几近偏执。

可得知童爸爸中风的消息之后,我全身上下一会儿发冷一会儿发热,腿软得几乎站不住。前几天还笑着去买菜、正常得不行的叔叔,怎么说得病就得病呢?我疯了一样地跑到童家去,跑的时候崴了脚。童家已乱成一团,童晓晓抱着她爸爸,她被吓傻了,一动也不敢动,直到救护车来,医护人员把童爸爸抬上了担架。

童晓晓还有两天就要过二十岁生日,可她父亲却没法为她买一块生日蛋糕了。

之后,童爸爸的病情持续恶化,在医院治疗了半年之后,老人家还是走了。

我去看过他,他精神好一些的时候,会跟我说两句话。他歪着脑袋,口水从他的嘴巴缝里流出来。他说:“你、坐。”

我顺从地坐下,他又花了很大的力气去说下一句话:“照、顾、我、吕(女)、儿。”

我说:“叔叔,您放心。”

他似乎是听懂了,朝我露出一个歪歪扭扭的笑容来。

那一年,童晓晓的爸爸去世,她和母亲相依为命。

那一年,童晓晓转去了医学系,从零开始,拼了命地学习。

童晓晓知道父亲的命运不可扭转,可她自己还有无限可能。

我还记得前几年高考,童晓晓对我说:“你没问题的。”她用一句话,镇定了我心里所有的忐忑和不安,只要有她在身边,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能变得顺理成章。

我尚未意识到,自己对童晓晓,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但我隐隐约约感觉出,她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不可分割。

 

Chapter 07

我对童晓晓从不撒谎,但我有个秘密一直没有告诉她。

她很喜欢现在住的公寓,因为那座小区附近有一个带湖的小公园,绿化很好,和我们童年住过的地方很像。

于是我买下了她楼上的那一套房。

我妈问我:“那房子地段蛮普通的,你这么急急忙忙就付了全款是为了啥?”

“为了结婚。”我说。

距离童晓晓考察结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我请来设计师和装修队,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我去珠宝店挑了一枚钻戒,钻石被切割成好看的心形,可爱又低调。

日历被我一张张撕掉,离童晓晓回家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我和童晓晓越洋视频,她瘦了,皮肤也黑了点,一双大大的眼睛仍然闪闪发亮。“等我回来,请我吃火锅?”她笑着问我,网络信号不太稳定,她说话声音很大,充满了活力。但她疲惫的黑眼圈出卖了她。

她很累,但她是开心的。我了解童晓晓,就像了解我自己一样。

也许是太激动了,很多话到嘴边又被我吞了回去。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就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一直冲她傻笑。装钻戒的丝绒小盒子就放在我的裤兜里,我忍住冲动,没有把它拿出来。不过我该什么时候拿出来?去接机的时候?带着她回到那家小小的火锅店的时候?还是带她去看新房的时候?她只需要上一层楼,就能看到我给她的惊喜。

“晚安。”童晓晓说。

“晚安。”我关闭了电脑。

我必须早睡,还有一大堆装修的事情要忙。

 

Chapter 08

临近大学毕业,童晓晓决定继续考研,而我已经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薪水稳定。我约童晓晓去吃西餐,她嫌西餐厅太冷清,拽着我去了一家不起眼的火锅店。

热气缭绕,把童晓晓的脸熏得红扑扑的。她的手突然朝我伸过来,手掌白皙。

“好想养一只猫啊。”童晓晓递过手机,给我看了一张图片。

那只猫有圆圆的脸和蓝蓝的眼睛,眼睛大而深邃,暗藏星辰与大海。

“和你好像。”我说。

“真的?”童晓晓挑眉,“我有这么可爱吗?”

我不大会说情话哄女孩子。

可是啊,童晓晓,你比它还要可爱。

 

Chapter 09

接机的前一个晚上,我失眠了。第二天清晨,我顶着巨大的黑眼圈,努力梳洗好头发,穿上熨好的衬衣,开着车去了机场。那个小盒子依然安静地呆在我的裤兜里,我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它轻轻地硌着我的大腿。我打开手机,想给童晓晓发讯息。但我不善于表达,最终我按灭了手机屏幕,静静等待。那时候是早上五点四十五分。

飞机延误了。

机场里还有很多和我一起等待的人,我偷偷打量着他们,发现也有人在看着我。我们相互点了点头,眼神里流露出同样的期待与同情。

我坐在那儿——最终我坐不住了,起身来回走动。我打开手机给童晓晓拨了一个电话,可电话那端始终是忙音。机场大厅的电子屏幕上,童晓晓乘坐的航班那一栏,显示着红色的延误字样。有人已经按捺不住,抓着工作人员问个不停。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我摸了摸有点饿的肚子,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童晓晓也一定很饿,她曾无数次跟我抱怨飞机餐有多难吃。

别急啊,童晓晓,别急……等你落地,我带你去吃遍这座城市。

我嘴里念叨着,别急,别急……我知道,按童晓晓的性格来说,她并不会着急,她永远是那么从容勇敢。懦弱的是我。我喊,别急。心里另一个声音却冷冷反驳我:“怎么可能不急?”

直到那架航班的编号突然从电子屏幕上消失了——整个机场在一瞬间归于宁静,死一般的静。人们屏息着,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接下来,也不过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人们慌乱了,炸开了锅,连空气都被引燃,所有被压抑的情绪不可控制地倾泻出来,有人愤怒,有人尖叫,还有人发出轻声的呜咽,整座机场乱成一团。无数家属冲上前,要机场方面给出回应。我听见不知何方的警笛声长鸣。

我突然想起童晓晓昨天对我说晚安的神情。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有着孩子一样的眼睛,清澈无害。

 

Chapter 10

我一个人去了火锅店。

嘈杂的环境里,人人都在谈论中午发生的那件事情。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大,带着旁观者惯有的惊奇、善意和毫无意义的同情。

我安静地坐在我的位置上,看着锅里的水慢慢开始沸腾,然后把切好的土豆片扔进锅里,等它们熟了再捞出来。

童晓晓曾在这里给我夹过土豆片,那时候她满心欢喜地跟我讨论毕业之后的规划。

“好想养一只猫啊。”童晓晓说。

我暗自记下她的话。我想,等我们结了婚,买了房,送她一只圆脸的猫咪,她该有多高兴?

我和童晓晓一起长大,我知道她还有许多志向尚未实现。可我没什么远大的志向,我只想攒足够多的钱,能给她一个安定的家。在她累了的时候,我能帮她把房间里的灯点亮。所以我无比珍惜自己的工作,没日没夜地加班。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段没有童晓晓在身边、独立打拼的时刻,我不知道自己能这么拼命,可这拼命和童晓晓的奔波比起来又不值一提。

火锅的蒸汽袅袅盘旋,在充满着油烟味的空气里飘荡,像是迷途的精灵。我从裤子里摸出我的丝绒小盒子,今天一整天它都在我的裤兜里,一言不发。

“一年了,我们结婚好不好?”

我轻轻地把小盒子打开,钻戒露出来,正对着对面桌椅的方向。火锅里冒出滋滋作响的小气泡,红油翻滚,热气氤氲,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坐在对面的童晓晓显得很模糊。

眼泪不受控制地滚落下来。

童晓晓,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Chapter 11

我没有和童晓晓坐同一班飞机。

我没有养猫。

可我的童晓晓,她在圣诞前夜走丢了,她找不到回家的路。

于是我冒着被城管责罚的危险,跑遍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贴了很多很多张带照片的寻人启事。照片上,童晓晓有圆圆的脸,和一对天真的大眼睛,她笑起来很甜美,像是天使。

我在寻人启事上面写:“我的未婚妻,她是生物医学博士,她智商很高,但她方向感似乎不太好。她失踪于圣诞节的前夜,如果你看到她,请让她快点回家,我会给她煮最好吃的火锅,我会告诉她,家里始终都有一盏灯为她亮着。”

那真是最难熬的一段时光。童晓晓连带着我灵魂的一部分消失了。我辞了职,锁紧家门。我买来一箱又一箱的啤酒,喝到想吐。我把啤酒兑着陈醋、酱油甚至和养乐多一起喝,这感觉糟透了——我喝到胃痉挛。

没有人来敲过我的门。我自己拨了120,去医院洗胃。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边输液,一边用手机订了机票。

我知道童晓晓早已学会了独立和坚强,可她始终是值得被照顾的女孩子——是我的女孩子。在一万米的高空迷路,她会不会感到害怕?

我决定去接童晓晓回家。

 

Chapter 12

我买了双人的机票。童晓晓不喜欢坐靠窗的位置,她喜欢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睡觉。

我向空姐要了双人的牛肉饭和可乐。童晓晓唯一喜欢的飞机餐是牛肉饭配可乐。

我端着已经凉掉了的牛肉饭回家,家里还有一股淡淡的油漆的腥味。灯打开了,房间里的装潢精致,家具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灰。

“我回来了。”我轻声说。

最终,我的房子的灯光,也湮没在这五彩斑斓的城市里。就像眼泪融入雨水,冬夜的寒风融入圣诞的序曲,钻戒的光芒融入火锅店混沌的香气。

而那些千千万万颗悲伤的心,也依然暗涌在城市的角落里,想寻一个机会歇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替罪羊

我要发帖

(已有0条评论,共0人点赞)
验证码看不清楚?换一张

评论区

未找到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