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作品

媒体作品

教师博客

友情链接

学生作品

我在重案组等你

作者:段雨杉 日期:2017-03-24 08:29:48 点击量:315

 

我在重案组等你

    江俪眼睛紧紧盯着电脑,手指飞速在鼠标滚轮上滑动,她在看五年来全省重点案件,准备上课材料。今天是她在重案组的最后一天,明天她就去研修中心给新刑警上犯罪心理学的课了。

    小江,在研修中心好好干,在那更能发挥你的长处。”万年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刘局长挺住将军肚晃了出来。老局长不怒自威,长年的刑警工作让他一脸正义。

   “姐,走了就别回来了,重案组不是女人待的地方。你上次看到被碾压成已经不能称为尸体的生物组织材料后整整一个月看见肉就吐,还有那次你看见法医用小钳子夹起一只眼球时的反应是什么来着?那如牛肉一般的肌肉组织,像麻辣香锅店里鸡肉一样的脂肪,像......”江俪抬腿给田浩一脚止住了他的话。全组就田浩和江俪关系最好,最舍不得的也是他,此时听他这么说冲淡了离别的伤感。

“小浩子,我走了你就是胆子最小的了,你别忘了你的黑历史,嘿嘿。”江俪看着田浩笑了,像多拿到一块糖的小孩一样。

“我就修复个指纹啥的需要什么胆量。”田浩撇嘴。

刚推开自家防盗门,“回来了,”厨房探出一个脑袋,“就差一个汤了,你洗手就能吃饭。”叶飞影一米八的个子,皮肤古铜色,系着江俪的粉色围裙实在不搭。

看见榨菜肉丝汤,素炒青头菌,西红柿炒鸡蛋,在绝味买的鸭架。好吧,难为他了。“哎呀,等到明天就可以叫有些人‘江老师’了。”

你们都希望我留在研修中心吗?”江俪带着一次性手套啃着鸭架。

是啊,这样你就有更多时间顾家了嘛。”叶飞影嘴里全是汤,话说得不是很清楚,但眼神是满满的期待。

吃完饭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叶飞影的手机响了。“叶队,城西有情况,紧急集合。”“好,我知道了。”叶飞影放下手机就去拿外套,边穿边对江俪说:“我先走了,你自己乖乖睡觉。不出意外,我明早就回来了,带豆浆油条回来。”

“嗯,知道了。”江俪习以为常,对着电视头都没回。

早上,叶飞影没回来,江俪一个人去楼下喝豆浆吃油条,上班。这种日子太多太平常了。

上午讲课时,江俪右眼皮跳得厉害。“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哎呀人民警察怎么这么迷信。”江俪对自己说。

中午,叶飞影还没消息,江俪有点慌,但赶着下午的课就没多想。

下午五点半,叶飞影依旧没消息。

下班,江俪在菜场买了鸡,回去做汽锅鸡。做这道菜极麻烦,可江俪今天就是要做,切鸡块,腌制,烧水......专心做菜可以让时间过得快一点,也许鸡还没做好叶飞影就回来了。把鸡肉端上桌,门铃响了。

江俪冲过去开门:“飞影!”门一拉开,出现的却是叶飞影的同事小周,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嫂子,叶哥失踪了。”说着说着,二十几岁的大男人竟哽咽了。江俪让小周进来慢慢说。

“我们......我们接到线人情报,说......说有一批货近日在我市交接,昨天特情老宋又传来消息说‘就在今晚八点,清雅花苑,白色面包车。’我们找到了那辆车,解救了车厢里的劳动力,控制了司机,还抓住了金三角的黑疤。叶哥突然说‘不对,太顺了,太顺了。而且黑疤不可能贩卖人口,他卖的是海洛因’”

“后来呢,飞影怎么就失踪了?”

“嫂子,特情早就暴露了!那辆车就是诱饵。叶哥发现了暗处发现了还有一辆车,那里才是真正的黑疤真正的毒品,叶哥就追了过去,可不知道怎么了,车子滑下了假山。”

“你直接说重点。”江俪急了。

“等我们赶过去车就浮在江里。特情老宋还有叶哥一起失踪了,黑疤的车斜在江边,一半在江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江俪喃喃。

叶飞影出事那天夜里,江边的树林里。

   “一次除掉两个麻烦,合作愉快。”一个敦实的男人说。

   “合作愉快,可还有一个麻烦。”短发宽肩黑衣马丁鞋,可却是女性的声音。

   “哦?谁?”男人不解。

   “那个擅长犯罪心理学的女警察。”黑衣女子把一个包裹递给男人。

   “呵呵,那劳什子心理学老美都没吃透她能搞出什么名堂,你多虑了。再说了,她不是不查案了嘛。”男人把包裹放到副驾。

   “你别忘了她还有一个身份。这批货一定要小心,一定要最快速度送到琨市。”女子还是不放心。

   “你放心吧。”男人有些不耐烦,他的判断不容任何人质疑。

   “嫂子,嫂子,你没事吧,此时此刻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小周被江俪的喃喃自语和不停转圈吓住了。

   “我没事,我是心理学家,我会自我调节的。”江俪摊在单人沙发上,双手抓着扶手的皮子,“你知道吗,此时此刻,我多希望飞影是个胆小鬼懦夫,没有什么观察力没有逻辑思维,”说着说着江俪的眼泪就下来了,扶手上留下一道道白色的抓痕,“这样他就不会不见了。”江俪抹了一下眼泪,可眼泪越抹越多,“下辈子一定不要当警察呀......呜......江俪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小周递面纸过去:“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就好了。”

江俪擦干眼泪,一字一顿地说:“从今天起,我江俪与黑疤势不两立!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他!”

   “好,我帮你。嫂子你说怎么做。”

   “我要去案发地点。”

   “好,我开车。”

......

   “这是面包车停留的地方。”小周指着前面的一片树,“这是叶哥追车的方向。”

两人顺着叶飞影昨天的路走着,江俪一会儿走得很慢,摸摸树干看看土路,一会儿又很快。“就是从这儿滑的。”江俪蹲着看了路面的辙印好久。

两人走到江边,小周说:“黑疤的车当时就在这儿,我们当时顺着江边找了好久也没看见人影。”

   “林子里呢?”

   “叶哥不可能在林子里啊。哦,你是说黑疤,我们当时先找叶哥了,后来才进林子,这儿地方大,树又密,我们人手不够,没发现他。”

江俪不说话了,坐下来,眼睛也闭上了。

两分钟后。

   “这附近有几个居民区?”江俪突然问。

   “不多,这里是开发区,没什么人气。”

   “可是接头的人对这儿却很熟悉。”江俪睁开眼睛,“人都有舒适区,毒贩也有,他不可能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做危险的事,因为一旦被发现逃跑路线都没有。”

“可这有什么用,熟悉城西的人多了,出租车司机,派送员,附近上班的,对了还有我们缉毒警察,还有......”小周刚刚看到的一点希望瞬间破灭。

“这才是第一条,急什么。”

“那第二条呢?小周又兴奋了。

“可以通过车辙计算车速,画出v/t函数图,就能模拟昨晚的场景了。”

“厉害呀,以前以为你只会心理学。”小周惊讶了。

“这招是跟飞影学的。”江俪苦笑。

“难怪。”小周点了根烟。叶飞影是追踪的高手,这种手法对他是小儿科。

“我不会心算,这些计算得回去拿笔算。黑疤的画像我没做好,需要昨晚的模拟图出来。不过,接头者的画像我倒是做好了。”小周听着眼睛都直了,他是第一次见这种现场走一遍就能破案的。

“有三条线索,一、我们要找的是一个四十到五十岁之间的男性,比较固执,不能接受新事物;二、男女关系不佳,离婚或被长期同居女友抛弃;三、是个新手,在一年内遭遇重大变故,如亲人离世,失业,重大疾病等。”江俪又回到了在重案组的样子。

小周听得一愣一愣的:“嫂子,你太牛了,简直是半仙啊!”

   “半仙”这是当年飞影给我起的绰号。“证据呢?”两人一起查案叶飞影最爱问的就是这句。两人初次查案时就吵了起来”你这种仅仅通过观察,连数据都不看就在若干可能性中大胆压一注的方式简直就是赌博。”叶飞影很肯定地说。“在来不及分析数据,又要规避最大风险如受害者死亡时,分析相关人等做出反应有问题吗?”江俪反问。“心理侧写是技术辅助,数据也是技术辅助,破案既是技术也是艺术,归根到底是人的艺术!”江俪受不了叶飞影质疑的眼神,说出最后一句。“你在心理所培养出的这种自信迟早会惹祸,一但出错造成的损失根本就不是你我可以挽回的。”叶飞影说完就在一边继续他的痕迹追踪。直到追江俪时,叶飞影才说出:“老婆,你破案比我厉害。”哄她高兴。

江俪瞬间回神,无视小周的星星眼,努力找证据。

   “男女关系不佳......嫂子,我知道这条怎么查了!”小周还沉浸在知道线索的兴奋中,“嫌犯电脑里应该有毛片,我们可以先筛选出一部分人了。”

   “这怎么查?”江俪一头雾水。

   “嘿嘿,公共wifi,只要他连进来我就能遍历账号密码抓包分析连接路由的WEB管理,然后用嗅探就能找到他电脑里所有数据了。”谈到自己专长,小周就收不住了,他要不连公共wifi,我就爆破他个人wifi密码连进去做同样的事。

江俪没听懂那些名词,但知道了一点,城西电脑里毛片的40-50岁男性筛出来了,接下来就是重大变故,重叠的就是嫌疑最大的。

   “我明天就让其他同事去医院查。”小周继续说。

经过三天的努力,终于锁定了两位嫌疑人赵勇,刘新。

小周和另一位刑警审讯赵勇。

   “五天前的晚上,你在干什么?”

   “在家啊,怎么了?”

   “谁能证明?”

   “我一年前离婚了,孩子归老婆,家里就我一个。”

另一个房间里,两位刑警审讯刘新。

   “你五天前夜里,在做什么?”

“我在公司加班。”

“就你一个人?”

“对,我需要加班费。孩子腿不好,医生说手术需要很大一笔费用。”

 几个警察走了出来。

“我觉得是那个刘新,他有作案动机啊。”

“可那个赵勇离婚了,更符合江俪的描述啊。”

 几个人小声讨论着。

“他俩都不是。”江俪的话让大家安静下来。

“赵勇虽然离婚,但并为影响他的心境,且一年半以前穿衣风格突然年轻化,开始天天刮胡子,说明有了新欢,且他领口干净,包里物品摆放有序,与杂乱的办公桌形成鲜明对比,可见他的生活有一位女性帮他打理。江俪说完顿了一下。

“那刘新呢?他真的很可疑啊,有监控拍到他这一年不停在江边转悠。”

“刚刚他有明确的获得资金的方法,他进大院时还对野猫笑了笑,一个对生命如此敬畏的人不会贩毒。”

接下来的真个下午,江俪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对着白板坐着。

   “我是一名新手毒贩......”她在假装自己就是毒贩,站在他的角度思考。

   姐,需要我帮忙吗?”田浩的微信打断了江俪的思绪。

   “浩子,可能真的找不到了。”

   “瞎扯什么呢,不知道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啊,他只要实施犯罪行为,就一定会留下直接或间接证据。”

“我找不到证据。”

“他们能抹去你眼前的证据抹不掉其它的。嫌犯这次能避开摄像,不代表一开始就可以。”

田浩的话让江俪豁然开朗。

   “谢啦,小浩子。”

   “行,姐,我暂时想到的就这么多,再有别的我在和你说,我去忙了啊,村民报案说有一个女驴友在思茅地区的热带雨林走失了,最近可能没信号。”

   “哦哦,你忙吧,找人要紧。”

江俪已经迫不及待地去调之前的录像了。

接下来的一周,江俪和小周他们忙完手头工作就看录像,一条一条过,甚是枯燥。

   “我回来了,终于找到那个驴友了,好好一女孩没事往那林子里钻什么啊,自己命不当回事,还连累我们。”田浩在电话里跟江俪抱怨。

“你现在在哪,我过去看看你。”江俪刚刚讲完课,准备再听听田浩的分析。

“三院,那女的被野猪的獠牙戳伤了大腿。”
     江俪赶到了医院,看到一个皮肤成小麦色的卷发女子半躺在床上,“谢谢警察,谢谢警察。”不住地道谢。

田浩看见江俪就一路小跑出来:“姐,你来了。”

两人一起去旁边的小餐馆吃完饭,一会儿田浩还要回医院做这个驴友的笔录。

“黑疤也就算了,反侦察能力一流。这个接头男怎么也这么难找啊!”江俪苦闷,灌了口啤酒说道。

“是啊,头次遇到这种新手。”田浩也没想到案子拖了这么久,他姐的侧写没有人能逃脱啊。

江俪一边喝酒脑子里一边想着这个女驴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什么?”田浩惊愕,随即四处张望。

“是那个驴友。”江俪深呼吸平静下来。

“不会吧,黑疤是男的。”田浩狐疑,但对面是江俪,断案没出过大错啊。

“从那个驴友的皮肤来看,应该是有经验的背包客,可却在雨季徒步穿行雨林,这是逻辑悖论点一;而且从她的动作比较男性化,但是却有直男喜欢的黑长直,这是第二点;还有就是时间太巧了,和黑疤需要出境时间完全吻合,这个世界上哪来的这么多巧合。排除掉所有不可能,最后剩下的无论多么不符合逻辑,也是真相。”

田浩慢慢消化他姐的话,最后点了点头:“对,她就是黑疤。”

当天晚上厅长就来了。抓住了全国A级通缉犯,整个省厅都炸了。“这不是重案组的半仙小江嘛,这么厉害,又立功了。你的事我听说了,抓住黑疤也算报仇了。”

谢谢厅长关心。

“可惜了,要是能把这批毒品缴获就更好了。”

“是,厅长。保证完成任务。”

“行了,和我就别拘着了。大家都累了,该坐坐,今天早点下班,明天继续,这是个大案子,得慢慢来。”厅长和传说中一样不在意形式。

重案组刘局长也打来了电话,说田浩最近辛苦了,才从思茅雨林出来,又抓了黑疤,最近就好好休息。

“姐,局长的态度怎么有点怪啊?”田浩挠着头,“可能真的是太累了吧,都产生错觉了,一定是错觉。”

回到冰冷的家,已经凌晨十二点半。一定要抓住街头男的信念驱走了困意。坐在沙发上继续思考对他的画像哪里出了偏差。

   “画像没错!”江俪特别肯定,“那就只剩一种可能了,筛选出现遗漏了。”

    江俪拿着电子地图翻来翻去。不时在纸上写着什么。

   “我知道是谁了。”江俪眼里满是怒气,她全都明白了。

    第二天早上,江俪就到了厅长办公室门口。

   “小江啊,这么早就来了。”厅长看见江俪很是吃惊。

   “厅长,我知道谁是接头人了。”

   “这么快,说说看。”厅长激动了,这进度神速啊。

   “就是刘局长,厅长你相信我。”说着说着江俪的语速就加快了,“之前我们一直以为这个接头人的反侦察能力极强,可一个只有一年经验的人怎么会有如此能力,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因为他自己就跟罪犯斗了几十年,而且对我们查案的方法非常熟悉。中缅边境线查得这么严,没有警方帮助黑疤根本无法穿越数次。还有对我工作的调动,重案组到研修中心,您不奇怪吗?”

  “我是警察,不听故事,只看证据。”

  “证据就是他多次往返中缅,这是飞行记录。”江俪拿出了从航空公司找到了记录。“您也知道他一年前查出了脑瘤。”江俪又出示了局长的医疗记录,“不要忘了局长五年前就离婚了。而因为他的身份,之前我们在筛选时就自动排除了,我昨天重新按地图搜索才发现局长所住的小区也在案发现场附近。”江俪顿了一下,“所以刘局长应该是和黑疤达成协议,刘局长每帮助运送一次他的孩子会得到一笔资金。他虽然已经很久没和孩子见面,但还是爱他的孩子。希望尽最后一点力让孩子过得更好。这才

上一篇:海边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我要发帖

(已有0条评论,共0人点赞)
验证码看不清楚?换一张

评论区

未找到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