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作品

媒体作品

教师博客

友情链接

学生作品

作者:溪午 日期:2017-03-24 08:37:09 点击量:180

 

   2000年的夏天,是我第一次见到张梦瑶。

 

    张梦瑶长得很好看,好看到她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所有男生都不眨眼睛。我在新华字典里翻到“瑶”是美玉的意思,后来这些年中,我也见到过很多名字中带“瑶”字的人,但是都没有她与之相配。

 

  张梦瑶从省会转学到我们这个小地方,行为谈吐都与众不同,她无视老师的规定天天穿着好看的裙子来上学,露出一节光洁的小腿,在漫长无聊的暑假自习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男生们都变着法儿捉弄她来引起她的注意,女生们当然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们习惯表现出不屑来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

 

  老旧的电风扇悬在天花板上吱呀吱呀地响,黑板上板书密密麻麻的,空气中是少年身上独有的燥热气息,同桌刘小娟轻轻拿笔戳了戳我的手肘,问我一个物理公式。我翻书的时候,她轻轻跟我说

 

  “陈晨,为什么男生都喜欢张梦瑶。”

 

  我默默看着张梦瑶捡起被男同学“不小心”碰掉的书,胳膊在午后的阳光中白耀眼,手指弯成好看的弧形。

 

  “大概是因为她比较特别。”

 

  “哪里比较特别。”

 

  “可能是名字。”

 

  刘小娟没再说话,以至于以后她写言情小说时换了一个又一个的笔名我都以为是拜我所赐,让我感到愧疚万分。其实刘小娟也挺好听的,但是我更喜欢张梦瑶。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我和张梦瑶一直没什么交集,似乎也没有讲过话。班上男生对她的兴趣越来越淡,因为她对他们的叫嚣和幼稚的捉弄从来都置之不理。我也不是不喜欢张梦瑶,我很想扯一下她的长马尾,毛茸茸的,还带着蓬松的轻微的自来卷儿。但是我很害怕,万一她生气了,我从来没跟她讲过话,那会不会很尴尬。

 

  “扯张梦瑶的头发”成了我枯燥无聊的青春里最叛逆的想法。架着一副眼镜,衣服从来都洗的很干净,上课从来都不睡觉的我不敢想象捉弄一个女生是怎样的感觉。当我把我的想法告诉我的好哥们王建时,他指着我的鼻子笑到喘不过气来,他边笑边拉着我来到了张梦瑶的桌子旁边,我挣脱不开。

 

  张梦瑶正在埋头做英语阅读。王建敲了敲她的桌子,俯视着她,用命令一样的语气说

 

  “喂,张梦瑶,我哥们儿想扯一下你的头发。”

 

  王建把我往前推,我看见张梦瑶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她的头,看了我一眼。我正对上她的目光,她的眼睛也是毛茸茸的,睫毛根根分明。她就那么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做题。我瞬间涨红了脸,奋力挣脱王建的手,头也不回的奔出教室。在一路狂奔中,我除了感受到我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还有一个强烈的念头

 

  我真的喜欢张梦瑶。

 

  但我这辈子都无法面对她了。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王建一直用看蠢货的眼神看着我,而张梦瑶,压根看都不看我。

 

  我也理解王建,因为我不仅蠢,还怂。

 

  我更理解张梦瑶,因为她谁也不看,并不只有我。

 

  

 

  张梦瑶学习成绩很好,好到我望尘莫及的那种。高考的那段日子里我常常想我如果更努力的学习,会不会跟她考到同一所学校,在报道的时候假装惊讶的说一句“好巧”,她会不会对我笑笑。

 

  然而事与愿违,我的成绩并没有太大的起伏,高考正常发挥,跟王建一起去了一所意料之中的大学。而张梦瑶,在高考之后就了无音讯,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我试图装作不经意的跟同学提起她,然而与她有过交集的人少之又少,事情不了了之。

 

  后来我不止一次的梦到过她,梦到她那光洁的肌肤,清冽的眼神,以及毛茸茸的,微卷的长马尾。

 

  结果我终于见到她了,在去往他乡求学的火车上。

 

  王建摇着我的胳膊,大喊:“陈晨快看,那是不是张梦瑶!”

 

  我端着的泡面差点洒了他一身。

 

  张梦瑶冲我们笑笑,说:“好巧。”

 

  我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啊啊啊啊好巧...”

 

  张梦瑶发挥失常,家里不同意她复读,她命中了万分之一的概率跟我们上了同一所大学。

 

  

 

  我渐渐相信这是上天的安排,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可以陪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换了一个又一个男朋友,看着她在满宿舍楼的沸反盈天中红着脸走到巨大的心形蜡烛中间,然后投入王建的怀抱。

 

  三个人的形影不离,最终因为两个人的终成眷属,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为了证明我放的下,我选择了一个文静善良的女孩谈恋爱。女孩没有好听的名字。

 

  然而事实是我开始代替王建充当起了张梦瑶男朋友的角色。

 

  下雨了我去给张梦瑶送伞,说是王建给的,他忙没空。

 

  她回家我帮她拎行李送到车站,说是王建拜托的,他忙没空。

 

  王建一直在忙着打游戏刷经验,而我,一直在忙着向这个世界证明我有多怂。

 

  

 

  大学四年,我看着他们无数次激烈的争吵,争吵过后再重归于好。明天我们就要毕业了,他们无不例外的又吵天昏地暗。我在学校门口的网吧里找到了王建,他在网吧里待了一夜,我把吃的丢给他,问

 

  “张梦瑶呢?”

 

  “不知道,昨天吵完之后就走了没联系,她室友说她没回来。”

 

  “那你就一直在网吧呆着?”

 

  “不然呢?”

 

  “王建,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王建蹭一下站起来,揪着我的衣领,把手里的烟头戳到我的衣服上,他说了一句话,我眼前一片昏暗。

 

  他说:“陈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张梦瑶,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惦记着兄弟的女朋友,你他妈就像个男人?”

 

  我愣了很长时间,最后默默掰开他的手。

 

  “陈晨,你喜欢张梦瑶你跟我说啊,我们这么多年兄弟,我可以让给你啊...”他语气轻佻,眼神中充满不屑和鄙夷。我很想给他一拳,但我觉得恶心。我要去找张梦瑶。

 

  后来我在护城河边找到了醉成烂泥的她,她的手里拎着酒瓶,不远处躺着一只她踢掉的高跟鞋。她看见我眼前一亮,随即暗了下去。

 

  “张梦瑶,我来接你回去。”

 

  “又是王建叫你来的...?”她含糊不清的说着,眼角有泪。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能亲自来,亲自来找我,为什么每次都是你。”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梦瑶扑进我的怀里,开始痛哭,鼻涕眼泪蹭了我一身。而我现在能做的,只是摸摸她的头。上了大学后她就把头发拉直了,再也不是当初毛茸茸的样子。这是我第一次触摸到她的头发,也是最后一次。

 

  张梦瑶哭了很久,一直哭到眼睛干涸,只剩下一声声的抽泣。她抬起头看着我,眼睛肿的可怜。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烈摇晃着我的肩膀,眼里透出兴奋的光彩。

 

  “陈晨,我们在一起吧,你帮我气气王建,你是喜欢我的对吧,嗯?”

 

  “......”

 

  我不知道我当时什么表情,错愕还是愤怒。我一把推开张梦瑶,头也不回的向夜色中奔去。我记得我沿着护城河狂奔了很久,尽全力遏制住了自己想要跳河的念头。如果说王建的话只是给了我一记闷拳,那张梦瑶,无疑给了我致命的一击。

 

  我一直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地守护的秘密,只不过是众人皆知的一个把柄,一个笑话。

 

  陈晨,你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张梦瑶,她毕业后去了国外,王建回了老家,我继续留在这个城市过着普通的生活,谈着不咸不淡的恋爱。张梦瑶一直在试图联系我,她选择了一种很古老的方式,写信。

 

  从毕业开始每个月都有一封,每一封信的背后都有一串数字,那是她的电话号码,我从来没有打给过她,也没有回过信。我知道她企图用这种方式表达她的歉意和愧疚。

 

  陈晨,

 

  见信安。

 

  我们明知彼此内心暗流涌动无法安宁,又何必自欺欺人。

 

  

 

  明天我要结婚了,10月1号。我昨天又收到了她的信,我犹豫了很久,拨出了那串数字。

 

  “喂,张梦瑶。”

 

  “陈晨?”

 

  “是我,我明天要结婚了。”

 

  “真好。”

 

  “你别再给我写信了。”

 

  我没等她回答就挂了电话,默默拿出钥匙,开门。

 

  我的未婚妻一脸兴奋的拿着字典等着我,上一周查出来她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陈晨,我们的宝宝如果是个女孩子要给她起什么名字?”

 

  我思索了片刻,“‘瑶’字怎么样?”

 

  “有点俗。”

 

  我揽过她的肩膀,亲吻她柔顺的长发,轻轻回答,

 

  “也是。”

 

上一篇:灰色照片
下一篇:你要去哪里

我要发帖

(已有0条评论,共0人点赞)
验证码看不清楚?换一张

评论区

未找到相关评论!